文史

文史

近年來,由於累積了「文山學」多學期的專題式課程經驗、環境與社區學程多年的做中學公民參與成果,加上核災、震災、石油與糧食自主危機、食物安全危機、高齡社會等等課題接踵而來,文山社大與社區共學社群組織意識到該是建構文山學、累積地方知識力量與擴大公民參與力量的時候了。
恆茂藥行、文山診所與恆德藥行 (文山學學員林玉斌整理  何文賢老師指導) 一、景美老街的發展歷史 清代交通以水運為主,溯景美溪可達景美、木柵、深坑、石碇。景美街毗鄰景美溪下游,約清乾隆後期(1970年代),設渡船頭,嘉慶、道光年漸發展為街肆。   瑠公圳於景美溪上設木梘導引灌溉水源過溪,本街區位於木梘尾端,舊稱梘尾,日治時期改名為「景尾」,戰後1950年更名「景美」迄今。溪岸至公有市場稱頂街,設有市集,非常熱鬧﹔公有市場至土地公廟稱下街。早期交通靠河運,頂街近渡船口較為熱鬧,後來交通依賴鐵路公路下街靠近車站形成人潮匯集,隨著交通的演變,目前下街比頂街熱鬧。   1908年(明治41年),景美溪上的木梘拆除,改建水陸兩用的台灣第一座混凝土橋-瑠公橋,配合橋梁的位置,瑠公圳圳道局部改行景文街,景美街廢為空溝,蚊蟲滋生,有礙市容觀瞻,於是官民共同出資填溝築路,並拓寬木柵路一段的路面,這段歷史被記載在景美橋前的「開道碑」上。   1921年(大正10年)萬新鐵路運貨、載客的火車在街西的羅斯福路六段轟隆而過;鐵路、公路運輸興起,帶動木柵、新店的繁榮,商販可直接到新店。木柵採購、做買賣,景美街失去貨物轉運中心的地位,商機開始由盛轉衰,街市一度蕭條。 二、下街的恆茂藥行   景美街是是一條具有兩百多年歷史發展的街道,在下街(景美街113號)的「恆茂藥行」,至今已有百餘年歷史的中藥行,目前為前景行里里長張水柳所經營。  …
十五份遺址立碑 政府牛步化 遲未鑑定保護 文山社大不滿 鄭景隆盼正視遺跡 文化局指有待確認 記者陳仕漢/文山報導 2012/04/30 台北市文山社區大學十五份遺址研究社曾於民國九十八年發動連署,要求落實十五份遺址的規畫,興豐里里長余鴻儒也多次提案,要求正視十五份遺址。但爭取至今,相關單位仍未有確切回應,規畫方案更是遙遙無期,引起地方及文山社大不滿。 余鴻儒表示,十五份遺址為文山區特有的歷史遺跡,希望能將十五份遺址的發現地──文山景美運動公園鄰近的機關用地發展為一棟綜合大樓,並規畫一樓層展覽十五份遺址的出土文物與相關歷史,讓民眾更了解文山區的千年遺址。他也說,目前景美運動公園未設立任何紀念碑,若計畫設碑,必須以民眾使用公園的安全為前提。 十五份遺址發現人鄭景隆指出,學術界與文山社大針對十五份遺址規畫問題已努力多年,要求相關單位正視遺址重要性並保護。他希望能仿效史前文化社子遺址,並妥善規畫出土文物與遺址發現地,供民眾參觀,並期盼日後能將景美運動公園以十五份遺址命名,更具歷史代表性。 文山社大也計畫設立以十五份遺址為出發點,並結合文山區人文歷史的文山學小型圖書室,集結各方考察結果及十五份遺址相關出版品,盼日後能開放圖書室,讓更多民眾認識遺址。 鄭景隆提到,文山社大十五份遺址研究社曾於民國九十八年發動連署,要求在十五份遺址的所在地──景美運動公園設置紀念碑,以見證千年歷史的文化遺產,但至今仍無下文。 台北市政府文化局林姓委員表示,十五份遺址中的巴圖與網墜目前仍不足以證實為歷史遺跡,因此文化局尚未有進一步的規畫,仍處於研究階段。 余鴻儒認為,台北市政府文化局應對「疑似遺址」加快確認,也應對「疑似遺址」初步保護,避免遭到破壞。他也提到,雖然文化局尚未完成十五份遺址的鑑定工作,但文山區公所已對該遺址進行相關介紹與資料搜集,證明十五份遺址為文山區重要文化遺產。余鴻儒再三呼籲,盼相關單位跨部門協商,盡速對十五份遺址進行規畫。…
《台灣有50件》巴圖南太平洋民族的武器 【聯合報/記者周美惠/台北報導】   巴圖究竟是農具、兵器、巫術用具,還是祭祀器物?至今還是謎。   巴圖(patu)一詞起源於紐西蘭毛利族,原意指外型呈扁平匙形的石、骨或木製的兵器。中研院史語所考古學門召集人劉益昌說,專長為南太平洋民族誌的日本學者移川子之藏,在1934年為台灣發現的匙形石斧命名時借用了巴圖之名,台灣民間則俗稱巴圖為石匕或石劍,分布遍及福建沿海、南北美洲、波里尼西亞各島嶼及台灣。 劉益昌說,台灣南、北都曾發現巴圖,北台灣發現者較厚、較小,中有突脊。南部的巴圖較大,既寬又扁且長。如:台南縣下營鄉武安宮保存五支巴圖形石器,最大長約80公分,被當地人奉為「神的兵器」。「十五份遺址」發現的巴圖中,最小僅13公分長,是台灣現有最小的巴圖。 根據文建會「台灣大百科」、由杜美慧撰寫的「巴圖形石斧」詞條指出,台灣發現的巴圖約有4、50件,學界對其用途的看法不一,分別是做為農具、權杖、兵器、巫術或祭祀所用。日本學者鹿野忠雄認為,巴圖是農耕上使用的一種「巫術或祭祀器物」。劉益昌說,南太平洋民族普遍以巴圖為武器,而台灣發現的巴圖在出土時的狀態,皆以豎立方式相靠,且均呈奇數,明顯帶有祭祀功能;而這些巴圖又都有使用過的痕跡,應詀?是既可農耕又兼儀禮祭祀之用。 台大地質所博倣?候選人周述蓉則說,她以顯微攝影從鄭景隆發現的巴圖及網墜身上發現每件皆有「次生附著物」,這正是漢代以前出土器物身上最重要的特徵;而它們身上泛著晶瑩的「玻璃光」,也是出土文物的特徵之一。她認為,這批巴圖製作相當精緻,超越一般實用性的石製農器甚多,做祭祀用的可能性較大。
文山十五分庄(興福庄)地景環境變遷研究 一、 前言 自十五份遺址(註一)器物出土後,十五分庄(興福庄)的地方歷史可溯及距今約2500年以前。以器物出土地點的地理位置而言,為一背山面河的景觀,往北跨過鄰近的蟾蜍山即可到達公館,當台北盆地曾經是湖泊時(註二),到山頂往北走即是湖邊,即可進行捕魚活動,以獲取食物。在遺址的南方十公尺處就有萬盛溪,可取水供日常生活所需。因此,就生活機能而言,符合人類居住的要件。在漢人未到此地開墾前,十五分庄是一片原始林地(公館一帶當時地名稱為林口庄,乃因地處森林的入口而名),凱達格蘭族秀朗社散居其間。清乾隆初年(約1740年後),福建省泉州府安溪縣移民合墾闢林地為耕地,建立聚落,開啟十五分庄地景環境變遷的新頁。 二、十五分庄(興福庄)地名的由來 目前在十五分庄所看見最早的土地開墾契約,是清乾隆二十六年(1761)胡辛甲和錢亦之、羅克勤所訂的<立杜賣找斷根田契人>,「胡辛甲。今有自置水田壹號,土名興福庄,原計正租壹甲參分參厘參毫貳絲正,每年早冬二季,實納官租柒石玖斗玖升玖合貳勺,親送完纳。…」契約知見人為林布生(註三)。由此契約內容中可得知,興福庄已於1761年以前即有村落形成。而其知見人林布生之名在另一份契約書中出現,據清乾隆四十二年(1777)<立給山佃批>中之內容記載,「秀霧等庄番業戶君孝。今有承租該管山埔一所,土名十五分山頂。東至林布生山,…」(註四),此契約中出現十五分的名稱。由此兩份契約書中所提及之興福庄及十五分應有其地緣相關性存在。 根據《台北縣志》有關十五分庄的開墾事蹟敘述如下: 「乾隆中葉,安溪積德鄉人蘇興存、高貽椒、林家修、楊元林,及歸善鄉人翁士軒、金田鄉人王賢宗、顏衷,山頭鄉人許標重、許標勝、陳渥千、陳乾智,珊屏鄉人劉世棠等十五股所闢得名。」(註五) 據上所述,此地為合股開墾,來自福建省泉州府安溪縣五個不同的鄉,有十個不同姓氏共十二人,分成十五股共同開墾,故興福庄亦慣稱為十五分庄。 至於興福庄地名的由來,乃因乾隆初年至此開墾的移民,皆來自福建省,取名為「興福庄」,地名寓意「福建人在此興盛」(註六)。另根據《台北縣志》記載,乃因「地為蘇興存者所闢,故曰興福。」(註七) 三、十五分庄的區域範圍 由日治時期明治37年(1904)台灣總督府臨時台灣土地調查局所調製的「台灣堡圖」中標示,興福庄以橋頭附近劃分與萬盛庄之行政庄界,據此,十五分庄的範圍,西起於橋頭(今興隆路一段底與景興路交口),東至興隆山、馬明潭山(今興隆路三段底、再興中小學前),北以蟾蜍山(亦稱內埔山)、興福山、芳蘭山、中埔山(亦稱十五分後山)為界,南臨溪仔口山(今景美山),為一三面環山的谷地,並有萬盛溪流貫其間。另根據湯熙勇對景美地區各里名稱演變的研究(註八),目前文山區以”興”字開頭的十個里,是由清領時期的興福庄一路演變而來,亦呼應此一說法。 另外由日治時期的鐵路新店線(由萬華到新店,地方稱萬新鐵路,1921年至1965年營運)上設「十五分站」及景隆街的變電所稱為「十五分變電所」來推論,十五分庄的生活範圍除上述區域外,也由橋頭(興隆路一段底)再往西再擴大,包括三福街、羅斯福路六段、及景隆街之間的區塊(約現今行政區域的萬有里),即包括舊地名三塊厝的區域,也因此耆老稱景隆街十五分火車站一帶為十五分口 (註九)。 四、十五分庄(興福庄)行政區域名稱演變…
在興福庄(十五分庄)曾經存在的一塊石碑,是在1926年(日治時期昭和元年)所豎立的"興福浚溝修路記",地點在舊地名橋頭(今興隆路二段頭)的橋邊,已於光復後毀於颱風,今已不復存。根據台北文獻直字第七十二期第91頁記載,碑文內容如下: 『 興福浚溝修路記 興福在文山郡景美之東北方 百餘年前 先開於萬盛 岡巒環三面 中有良田數百頃 溝澮通流灌溉 先民躬稼 事蓄無憾 潤身潤屋者 相踵而起 曾幾何時 溝土日積而水日乾…
景美戲院 1950年代中期,景美鎮上第一家戲院開業,位於景美集應廟後方景後街附近,是一棟增建閣樓的兩層樓建築。售票口寬敞的迴廊,樸拙的水泥牆面,以及獨特的第二層閣樓座位,為典型鄉村戲院的代表。最初搬演傳統歌仔戲及布袋戲,觀眾坐在長板凳上看戲,還可隱約聽到萬新鐵路上(今羅斯福路六段上)傳來隆隆的火車聲;在耆老記憶中,"麥寮拱樂社"在景美戲院演出時,曾轟動一時,劇團苦旦"愛哭妹",更是觀眾的催淚彈,觀眾常被感染隨之落淚;後期歌仔戲會參雜流行歌曲以及一些歌舞劇團登台表演。1960年代景美戲院開始放映電影,主要上演適合鄉村情趣的劇情或閩南語片為主,偶而放映"台北城內"賣座的二輪片作品。1963年五月,放映香港邵氏影業出品由李翰祥導演的"梁山伯與祝英台",造成轟動,據說買票隊伍還曾排至景文街口。1973年僑興戲院(原名仙都戲院),1981年佳佳、來來戲院開幕,景美戲院淪為放映三級片的電影院,後因器材老舊、環境陰暗,於1990年初結束營業。目前只能在景後街景豐樓餐廳旁看見景美戲院的拆屋後破舊殘跡來回憶過往。僑興戲院也於2011年結束營業,原地與周邊土地進行都更重建。
一、景美開墾史 在文山區公所的網站有關景美的文史敘述如下: 「景美原為平埔族秀朗社民所居,雍正七年(1729年)粵人墾首廖簡岳氏率眾由林口庄(今水源地、公館一帶)開墾拳山,,結果與秀朗社發生衝突,有數百人傷亡;又五年,福建泉州安溪移民由大加蚋堡入墾文山,驅逐粵人,建立公館庄(今師大分部),自此一路向南開墾。乾隆初年(約1740年)溪仔口、三塊厝和十五分庄一帶均已開墾,後來並形成興福及萬盛兩庄。」 當時的移民,從今水源地、公館向南前進,或沿著新店溪右岸前行,來到公館街及溪仔口落腳,開闢了萬盛庄;後翻過蟾蜍山向東開墾,逐漸形成十五分庄(興福庄)。二、景美地名沿革 景美地名是由「梘尾」而來,其來源乃因清乾隆年間先民郭錫瑠(1705~1765)開鑿瑠公圳時,引新店清潭水源灌溉大台北農田,經霧裡薛溪(今景美溪)時,架設大木梘輸送灌溉用水,景美位於木梘的尾端,故稱地名為「梘尾」。當時歸淡水堡管轄,嘉慶十七年(1812年)正式設拳山堡管轄;清光緒二十年(1894年),拳山堡更名為「文山秀氣」的文山堡。 日治時期,因「梘」字少見,日人將「梘尾」更改名稱為「景尾」(梘與景以閩南語發音相同),隸屬台北州文山郡深坑庄管轄。光復初年,景尾為台北縣深坑鄉的轄區;至民國三十九年,因行政區域調整,景尾自深坑鄉獨立設鎮、木柵設鄉,設鎮時因景尾的「尾」字不佳,好像是窮途末路、風景最差的意思,當時縣議員林佛國提議更改為「美」字,經大家同意後,定名為「景美」,行政區域為台北縣景美鎮。目前景美地區的在地人以閩南語發音,仍稱景美為「景馬」而非「景米」。 民國五十七年景美與木柵納入台北市,景美成為台北市的景美區;民國七十九年兩區再合併,景美行政區域隸屬於台北市文山區至今。三、興福庄(十五分庄)開墾史 到目前為止,在文山地區所看見最早的土地開墾契約,是乾隆二十六年(1761年)胡辛甲和錢亦之、羅克勤所訂的<立杜賣找斷根田契>,從契約中可以得知,此時已有興福庄的村落。另根據《台北縣志》十五分庄的開墾事蹟敘述如下: 「乾隆中葉,安溪積德鄉人蘇興存、高貽椒、林家修、楊元林,及歸善鄉人翁士軒、金田鄉人王賢宗、顏衷,山頭鄉人許標重、許標勝、陳渥千、陳乾智,珊屏鄉人劉世棠等十五股所闢而得名。」 據上所述,此地為合股開墾,共有十二人來自福建安溪縣的幾個不同的鄉,分成十五股共同開墾,故興福庄亦稱為十五分庄。 另據乾隆四十二年(1777年)秀朗社番業戶君孝仔<立給山佃批>中提及,「山埔一所,坐落土名十五份山頂,東至林布生山」,此時已出現十五份的地名。 至於《台北縣志》所載,十五分開墾者之一許標勝,與<台灣許氏宗譜>所提其先祖許標重及許標性兩堂兄弟渡台與其他安溪縣人分十五股合力開闢,其中「許標勝」與「許標性」以閩南語發音相同,故應為同一人。另一開墾者劉世棠之四子劉秉盛遷居至新店大坪林發展,開發七張,成為日後在地聲望顯揚的劉氏家族。四、萬盛庄的範圍 東起於橋頭(今興隆路一段底與景興路交口),西至景美溪及新店溪,北與蟾蜍山為界,南臨景美溪。大抵上涵蓋今日以"萬"字開頭及"景"自開頭的里為範圍。 五、萬盛庄的舊地名●頂公館: 位於萬福國小與羅斯福路五段之間的公館街,為景美早期開發的地區,早期居民已姓許居多,目前仍存有一條紅磚老屋的小巷。在公館街上有「頂公館福德宮」,供奉土地公,已與兩棟公寓緊緊相鄰。…
2013年8月28日,台北市政府新工處已將仙通橋的橋頭重新矗立在在仙岩路六巷口,原來橋樑的位置所。在現址以欄杆圍起來的綠地,就是以前萬盛溪流經的河道,橋樑是因興安宮附近的永豐煤礦運煤台車行經溪流所需而架設。橋樑被拆除後,被附近居民留下來,因棄置地即將興建大樓,於是經過一番努力過程,達到令人欣慰地成果。感謝文山社大校長鄭秀娟積極推動、前社區專員李東寬用心執行、市議員李慶鋒積極居間協調及台北市政府各局處基於保護地方文物的共同努力,讓仙通橋橋頭能重見天日。 以下是預告仙通橋橋碑重現的文章,提供讀者完整的了解來龍去脈。 仙通橋原來橫跨在仙岩路六巷往景華街方向的仙岩路上,是興安宮後方永豐煤礦運煤的台車經過萬盛溪的橋樑。萬盛溪在辛亥路四段及興隆路三段的源頭在福華加油站會合後,流經十五分庄及萬盛庄,在公館寶藏巖前方匯入新店溪。在興隆路二段由國防部法律事務司旁的 巷往仙岩路方向流,由仙岩路16巷頭流向6巷頭(目前以欄杆隔開),再往靜心學校後門繼續流出。仙通橋見證萬盛溪及運煤台車的歷史,是地方發展的重要遺跡。(相關文章請參閱本部落格"十五分庄溪流"分類中) 在都市發展下萬盛溪被加蓋或填平,而仙通橋也被拆除,在拆除時仙通橋橋墩被附近居民保留在景華街204號旁邊的空地上,後來空地鋪上水泥,橋墩就被水泥固定住。而橋墩附近的土地最近幾年建商積極整合都市更新,居民店家已確定在102年6月15日前必須搬遷,而仙通通橋橋墩若無視當處置,就會被當成廢棄物丟棄了。 文山社區大學在102年第一學期的公民周,舉辦「文山水岸」系列活動,於5月 日由版主帶領萬盛溪遺跡踏查活動,當天台北市議員李慶鋒全程參與 ; 活動行經仙通橋橋墩,李議員允諾可以努力予以適當安置 ; 於是由文山社區大學提出申請,建議將橋墩安置到仙岩路六巷頭原址溪流遺跡旁。 行動力強的經李慶鋒議員在市政府召開跨局處的協調會,並於6月15日下午舉行第一次勘查,雖然原本溪流遺跡已變更地目為市府產權的住宅用地,經協調還是將橋墩暫時安置在橋樑原址,並於6月29日上午進行第二次勘查,決議由工務局協助遷移,並由文化局來管理,將來也會在仙通橋橋墩旁設置解說牌,介紹仙通橋的歷史。 如果本案順利進行,仙通橋橋墩能在原址重現,對地方歷史文物保留將是重要成就。屆時文山社大將舉辦盛大揭幕儀式,並進行耆老講古及文史踏查活動,來紀念此一重要的社區營造成果。感謝文山社大校長鄭秀娟積極推動、社區專員李東寬用心執行、市議員李慶鋒積極居間協調及台北市政府各局處基於保護地方文物的共同努力,讓仙通橋橋墩能重見天日。 文山社區大學行文給台北市文化局,有關仙通橋文史解說牌的文案草稿如下:「仙通橋以鋼筋水泥築成,橋墩寬30公分。據地方文史工作者何文賢訪問前興安里老里長許茂仁得知,仙通橋應為仙岩路16巷內興安宮後方的永豐煤礦運煤台車行經的橋樑,台車由興安宮前方通往仙岩路六巷、景華街,再與興隆路二段的台車道相接,將煤礦送到羅斯福路上的萬新鐵路十五分火車站(1955年更名為萬隆火車站)。萬新鐵路是日治時期大正十年(1921年)完工通車,由萬華到新店,依此推算,仙通橋可能於90年前就已存在,該地區小地名也因橋梁而稱為橋仔頭。台車道隨著萬新鐵路於1965年停駛而拆除,在都市發展中萬盛溪被加蓋或填平後,橋墩就被附近居民移至景華街204號旁。仙通橋橋墩的發現,印證十五分庄台車與萬盛溪存在的歷史,是地方發展脈絡的重要遺跡。」 十五分庄的仙通橋歷史…
第 11 頁,共 11 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