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一:編號1407老榕樹) 景美國中的老樹     景美國中位於景中街27號,是文山區最早成立的國民中學(成立於1968年),校園內共有四棵受保護的老樹,被台北市文化局列為文化資產。     這四棵老樹都是榕樹,剛好成雙成對種植在校門口的兩側,栽種的時間都在景美國中設立時,都是原生種,推估樹齡已近50年。 在校門口右側,也就是在警衛室後方的停車場旁,有兩顆老榕樹。列管編號1407的榕樹(圖一),樹高18.6公尺、樹胸圍2.39公尺、樹直徑0.76公尺。      …
  (圖一:編號1414茄苳老樹) 景美國小附近老樹     除了景美國小校園內有五棵受保護的老樹外,在學校附近也有三棵。有一棵茄苳老樹(圖一),在景文街110號,原來衛生所保健室的空地,就在景美國小校園圍牆邊,目前舊房舍已拆除,正準備興建住宅大樓,但此棵茄苳樹是屬受保護的老樹,不可任意剷除,故建商以予以保留,並將老樹的基本資料立牌說明。這棵茄苳樹姿態優美,列管編號為1414,是原生種,樹齡已近百年,樹高10公尺、樹胸圍2.5公尺、樹直徑0.8公尺,目前生長情況良好。     另外有一棵楓香老樹(圖二),樹址在羅斯福路六段336號,滬江高中前校園天文堂前,列管編號1437,屬原生種,樹齡已近50年,樹高17. 1公尺、樹胸圍2.6公尺、樹直徑0.83公尺。目前有植物共生,健康狀況良好。     還有一棵雀榕老樹,依文化局網站記載,樹址在羅斯福路六段469巷8號(在景美國小旁邊巷子),列管編號1438,屬原生種,樹齡已近70年,樹高10公尺、樹胸圍2.5公尺、樹直徑0.8公尺。但筆者遍尋不著,不知是否因興建大樓予以移除,有進一步訊息再與讀者分享。…
  (圖一:編號1415的受保護金龜樹)     景美國小位於景文街108號,是文山區最早成立的學校(成立於1897年),校園內受保護的老樹,除了大家熟悉的兩棵金龜樹外,還有三棵楓香。     在舊操場旁邊的兩顆金龜樹,是景美國小建校時就種植了,樹齡已近一百二十年(約始於1890年) 。因兩顆金龜樹常相廝守,又被稱為夫妻樹;又由於樹齡老邁,於1999年施作支撐工程。列管編號1415的金龜樹(圖一),樹高13公尺、樹胸圍4.06公尺、樹直徑1.29公尺,這棵樹曾患有病蟲害,經樹醫生動手術醫治,補上人造樹皮,目前生長狀況良好。列管編號1416的金龜樹(圖二),樹高10.5公尺、樹胸圍5.12公尺、樹直徑1.63公尺,健康良好。這兩棵都屬外來種,樹姿態非常優美,是景美地區最年邁、最漂亮的老樹。     另外在新操場的游泳池大樓旁,有兩顆並列的受保護楓香老樹。列管編號1411的楓香(圖三),樹高18公尺、樹胸圍1.9公尺、樹直徑0.6公尺;列管編號1412的楓香(圖四),樹高16公尺、樹胸圍1.85公尺、樹直徑1.59公尺。    …
  (這一窩共有五隻小燕子嗷嗷待哺) 景美的春燕     春天時分,在景美街頭,經常可看見燕子以很快的速度橫衝直撞,牠們是為了哺育在巢中嗷嗷待哺小燕子,而到處覓食,捕到小蟲之後,又火速的飛回巢中餵食。     版主在分類文章《十五分庄的溪流》中的「萬盛溪舊溪床的春燕」一文中,曾描述在興隆路二段220巷一帶有許多燕子築泥土巢的原因及分布說明,本文特別將版主以單眼數位相機,在220巷興隆理髮廳的屋簷,捕捉到燕子餵食的過程,分享給各位讀者,有空也建議各位近距離觀察燕子的成長過程,相當有趣。 (燕爸燕媽捕捉到小蟲火速飛回燕巢) (啣著小蟲,到底要餵那一隻呢?) (就餵這一隻吧!)…
  萬盛溪舊溪床旁的春燕         每年春天,有許多燕子也會飛來景美地區築巢﹑下蛋﹑孵化﹑養育﹑習飛,完成繁衍後代的使命;特別是在興隆路二段220巷頭(原來的溪道),短短100公尺的街道兩側屋簷下,就有好幾個燕子的巢窩。有些店家,會在屋簷下釘上一支方形木條,便利燕子築巢,他們相信,若燕子在店家門口築巢,會帶來好運。         燕子的巢窩,是以泥土堆砌而成,並在內部底部舖上乾草,使生活環境更舒適。待小燕子慢慢成長,學會站立,當牠們要排泄時,會站在巢窩上肛門朝外,將糞便排放在地下,而不直接排放在巢內;因此,燕巢下的地上都有燕子的糞便,店家都要定時沖洗,以保環境衛生。         燕爸爸與燕媽媽最是辛苦,在燕子未能學會飛行自覓時前,要不斷尋覓小蟲,餵飽飢腸轆轆的小燕子,小燕子只要聽到靠近燕巢的飛翔聲,就馬上張大嘴巴大聲叫喊,以爭取燕爸燕媽的憐愛,優先餵食;只見燕爸燕媽不斷穿梭,從外頭覓食回巢,餵飽嗷嗷待哺的小燕子,每次覓食回巢停留數秒之後,又火速離開覓食,一直到天黑才回巢團聚。         待小燕子羽翼漸豐,燕爸燕媽會找來同伴示範教學,教導小燕子學習飛行,小燕子會在巢窩附近練習短距離飛行;小燕子學會飛行後,就不睡在巢窩中,而停在巢窩附近屋簷下的電線或鐵線上睡覺。等待小燕子可長途飛行,牠們就啟程飛行至異地過冬,待隔年春天再飛回築巢,繼續完成繁衍後代的生命意義。…
臺北的孟冬,風輕雲起冬陽斜照,東北季風輕觸著二格山巒,也觸動了植物的花青素、葉黃素,準備以休眠來渡過這一季冬。不耐素顏的青楓、山漆樹把握住最後的時間,換上繽紛的彩裝,綴點二格山容一叢叢紅裡來、一落落黃裡去,當峰面再次過境時,也吹零了落葉,舖滿繽紛山徑,牽動有情人兒也逆風踏葉而來。 當東北季風由微而強,只有生命力極強的大頭茶,以革質化的厚葉片對抗冷颯的寒風,在最惡劣的寒冬中,依然綻放出銀色的花容,撐滿枝梢,在食物最貧乏的冬季,提供來不及冬眠的昆蟲們杯水花蜜,以渡過嚴冬。 大頭茶(Gordonia axillaris)屬茶科大喬木,幹通直。單葉互生,革質,常簇生枝端,長橢圓形或倒披針形,先端圓或鈍。花頂出,萼5片,宿存,花冠白色,雄蕊多數。蒴果長卵形,種子扁平有翅。
臺灣藍鵲,是北臺灣山區活躍的鳥類。大文山地區大面積的森林環境,常能見到牠們成群飛舞而過。而石碇一帶的森林覆蓋完整,在繁殖期更是容易發現在林子理築巢育雛的藍鵲家庭。今年6月份,就曾在石碇路旁的樹林上發現過幾個藍鵲巢,為了擔心影響到親鳥的孵蛋、育雛工作,當時僅僅拍了幾張照片作個記錄便匆匆離開。2個多月後再度造訪,卻早已「鳥去巢空」。 既然「幼雛已隨親鳥去,此地空餘藍鵲巢」,難得來上一趟,就在附近的產業道路來個「自然散步」好了。這條山路平時經過的人車不多,假日也只有零星地單車騎士與當地居民進出的車輛來往,加上有完整的森林與乾淨的溪溝,因此夏日蜻蜓、蝴蝶等的狀況也不錯。3次造訪,共記錄了不少種類的蜻蜓與蝴蝶: 這隻雙尾蝶是這裡給我的第一個驚喜,當6月底剛發現藍鵲巢時,牠彷彿是為了轉移我的目光般在我眼前來回飛繞,最後就停在牠最愛的食物--「排遺」上,「大啖美食」。而當我的注意力剛因為雙尾蝶的「驚」艷而由鳥轉移到蝴蝶的身上時,大琉璃紋鳳蝶與玉帶鳳蝶隨著雙尾蝶的消逝而接續出場,在路旁盛開的大花鬼針上「訪花尋蜜」。 追尋著鳳蝶的腳步沿路向上,臺灣三線蝶、琉球三線蝶、單帶蛺蝶雌蝶陸續出現。外型相近的牠們,似乎在測是我們的觀察力,在相似的身形中找出彼此外型與行為上的差異。 除了三線蝶外,石墻蝶、單帶蛺蝶、紫蛇目蝶、、黑端豹斑蝶、紅星斑蛺蝶等,都愛在一陣激動的飛舞後,找尋喜愛的地點停棲,或許曬曬和煦的太陽,或許吸食地面的汁液,更或許吊掛在最愛的大花咸豐草上,恣意吸食花蜜。 雖然來往的車輛不多,不過還是難以避免道路致死的「事故」發生。一隻攀木蜥蜴媽媽,還來不及產下今年的卵,便成了車下亡魂。破散在地上的蛋汁,卻成了臺灣單帶蛺蝶的美食。 路旁的山坡上有一片澤蘭開花,自然也少不了它最忠實的愛好者:青斑蝶與紫斑蝶。而琉球青斑與端紫斑蝶更是其中的常客。 路旁才被除過草不到1個月卻又馬上欣欣向榮的大花咸豐草,裡頭躲了許多動作敏捷又體型嬌小的灰蝶與弄蝶。紅邊黃小灰蝶停棲時斬露出翅膀腹面的鮮黃亮麗,狹翅弄蝶後翅上鑲著黑邊的白點是牠的註冊商標,相貌神似的竹紅弄蝶與埔里紅弄蝶不時追逐著身旁飛過的其他昆蟲。玉帶弄蝶則愛展開雙翅享受日光浴,而一旁似乎還沒完全醒來的黑星弄蝶,則被我相機的閃光燈給嚇了起來,另外找處不被打擾的地方繼續打盹去囉! 路旁乾淨的溪溝與山坡上完整的森林,是許多蜻蛉目昆蟲喜愛的環鏡,而短腹幽蟌更是溪流環境最有代表性的物種。 總覺得藍色的蜻蜓外貌均極為相似,每次拍照回來都要花好多的時間與圖鑑比對再三,鼎脈蜻蜓是裡頭比較容易認出的種類,而扶桑蜻蜓、金黃蜻蜓及呂宋蜻蜓,就需要好好地比較一番啦!…
樹木是這個城市的綠色居民,努力的淨化空氣、涵養水土、提供優良的覺景觀,默默維持著城市的自淨功能。臺北市文化局為促進民眾對於臺北市綠色資源的了解與重視,進而激發保護之意識,於民國89年起推動「臺北市樹木保護自治條例」之立法工作,,本條例於民國92年4月18日由臺北市議審議通過,做為保護大臺北地區具保存價值之樹木及其生長環境,維護都市綠色景觀資源,健全都市自然生態文化的依據。此條例明訂臺北市政府應對具保存價值之樹木進行調查,建制為臺北市「綠色資源檔案」,資為今後追蹤保護,厚植臺北市綠色資源,共同打造全民生態城。依據『臺北市樹木保護自治條例』定義臺北市受保護樹木之標準為: 一、樹胸高直徑0.八公尺以上者。(樹胸高直徑係指離地一.三公尺所量測之樹木直徑)二、樹胸圍二.五公尺以上者。(樹胸圍係指離地一.三公尺所量測之樹木周圍)三、樹高十五公尺以上者。四、樹齡五十年以上者。五、珍稀或具生態、生物、地理及區域人文歷史、文化代表性之樹木,包括群體樹林、綠籬、蔓藤等,並經主管機關認定者。 依臺北市樹木保護的標準下,景美地區目前共有34棵受保護的樹木,如下表所示。 編號 樹種 所在位置 1329 苦楝 三福街12號交通部公路總局第一區養護工程處景美工務段 1330…
本篇文章是世新大學高階新聞寫作班陳韋婷同學的作業,文章出自 www.jschool.nccu.edu.tw/mpsuen/undergraduate-advance 對過去生活在景美溪的歷史有深入的報導,與關心景美溪的朋友分享之。 走過歷史‧生活在景美溪 文/陳韋婷 景美溪蜿蜒在文山地群山間,攤開地圖,沿溪東向而上,是先民拓墾的足跡;西向順流而下,曾是風帆片片通往大稻埕、淡水貿易的繁忙航道。居民則引溪水、鑿水圳灌溉土地,家園與溪流密不可分。 今天的景美溪雖被長長的堤防所隔,但我們仍能跨越這道隔閡,漫步在河堤旁,遙想先民與景美溪一同生活的情景。 對外商貿的唯一航道 踏上通往木柵政治大學的道南橋,景美溪靜靜地在橋下流動,它看來與一般溪流無異,但它曾經是文山對外唯一的交通路線、農人的經濟命脈,更是先民日常生活經驗裡不可或缺的一環。 景美溪曾一肩扛起文山對外的交通重任,不是從運輸「貨物」,而是從載運「人」而起。…
在仙跡岩的步道附近,常常會不經意發現一些有趣有歷史的景物,就當做是登山賞景之外的小小驚喜吧!姑且稱為仙跡岩拾遺. 一、石獅祕境(凌雲路上)     二、岩石彩繪     三、日式路燈(民國40年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