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09月25日

石碇自然散步

臺灣藍鵲,是北臺灣山區活躍的鳥類。大文山地區大面積的森林環境,常能見到牠們成群飛舞而過。而石碇一帶的森林覆蓋完整,在繁殖期更是容易發現在林子理築巢育雛的藍鵲家庭。今年6月份,就曾在石碇路旁的樹林上發現過幾個藍鵲巢,為了擔心影響到親鳥的孵蛋、育雛工作,當時僅僅拍了幾張照片作個記錄便匆匆離開。2個多月後再度造訪,卻早已「鳥去巢空」。

臺灣藍鵲

既然「幼雛已隨親鳥去,此地空餘藍鵲巢」,難得來上一趟,就在附近的產業道路來個「自然散步」好了。這條山路平時經過的人車不多,假日也只有零星地單車騎士與當地居民進出的車輛來往,加上有完整的森林與乾淨的溪溝,因此夏日蜻蜓、蝴蝶等的狀況也不錯。3次造訪,共記錄了不少種類的蜻蜓與蝴蝶: 雙尾蝶

這隻雙尾蝶是這裡給我的第一個驚喜,當6月底剛發現藍鵲巢時,牠彷彿是為了轉移我的目光般在我眼前來回飛繞,最後就停在牠最愛的食物--「排遺」上,「大啖美食」。而當我的注意力剛因為雙尾蝶的「驚」艷而由鳥轉移到蝴蝶的身上時,大琉璃紋鳳蝶與玉帶鳳蝶隨著雙尾蝶的消逝而接續出場,在路旁盛開的大花鬼針上「訪花尋蜜」。

大琉璃紋鳳蝶大琉璃紋鳳蝶玉帶鳳蝶玉帶鳳蝶

追尋著鳳蝶的腳步沿路向上,臺灣三線蝶、琉球三線蝶、單帶蛺蝶雌蝶陸續出現。外型相近的牠們,似乎在測是我們的觀察力,在相似的身形中找出彼此外型與行為上的差異。

臺灣三線蝶琉球三線蝶 單帶蛺蝶F

除了三線蝶外,石墻蝶、單帶蛺蝶、紫蛇目蝶、、黑端豹斑蝶、紅星斑蛺蝶等,都愛在一陣激動的飛舞後,找尋喜愛的地點停棲,或許曬曬和煦的太陽,或許吸食地面的汁液,更或許吊掛在最愛的大花咸豐草上,恣意吸食花蜜。

石墻蝶單帶蛺蝶紫蛇目蝶黑端豹斑蝶紅星斑蛺蝶

雖然來往的車輛不多,不過還是難以避免道路致死的「事故」發生。一隻攀木蜥蜴媽媽,還來不及產下今年的卵,便成了車下亡魂。破散在地上的蛋汁,卻成了臺灣單帶蛺蝶的美食。

臺灣單帶蛺蝶

路旁的山坡上有一片澤蘭開花,自然也少不了它最忠實的愛好者:青斑蝶與紫斑蝶。而琉球青斑與端紫斑蝶更是其中的常客。

琉球青斑蝶端紫斑蝶F

路旁才被除過草不到1個月卻又馬上欣欣向榮的大花咸豐草,裡頭躲了許多動作敏捷又體型嬌小的灰蝶與弄蝶。紅邊黃小灰蝶停棲時斬露出翅膀腹面的鮮黃亮麗,狹翅弄蝶後翅上鑲著黑邊的白點是牠的註冊商標,相貌神似的竹紅弄蝶與埔里紅弄蝶不時追逐著身旁飛過的其他昆蟲。玉帶弄蝶則愛展開雙翅享受日光浴,而一旁似乎還沒完全醒來的黑星弄蝶,則被我相機的閃光燈給嚇了起來,另外找處不被打擾的地方繼續打盹去囉!

紅邊黃小灰蝶狹翅弄蝶竹紅弄蝶埔里紅弄蝶 黑星弄蝶黑星弄蝶

路旁乾淨的溪溝與山坡上完整的森林,是許多蜻蛉目昆蟲喜愛的環鏡,而短腹幽蟌更是溪流環境最有代表性的物種。

短腹幽蟌F

總覺得藍色的蜻蜓外貌均極為相似,每次拍照回來都要花好多的時間與圖鑑比對再三,鼎脈蜻蜓是裡頭比較容易認出的種類,而扶桑蜻蜓、金黃蜻蜓及呂宋蜻蜓,就需要好好地比較一番啦!

 鼎脈蜻蜓扶桑蜻蜓 金黃蜻蜓呂宋蜻蜓(翅基赤脈些許藍灰色)

除了蝴蝶與蜻蛉,寬腹螳螂、麗紋石龍子、黃口攀蜥也與我們在這條路上相遇。麗紋石龍子正準備爬出草叢曬曬太陽,卻不小心驚擾到一旁的寬腹螳螂,螳螂本能的舉起前肢的鐮刀腳,似乎準備與來犯的敵人一較高下。

麗紋石龍子寬腹螳螂

垂掉在蜘蛛絲上的黃口攀蜥幼蜥並非網子的主人-人面蜘蛛的食物。誤闖蜘蛛網不但破壞了人面蜘蛛辛苦打造的陷阱,也讓自己懸吊在半空中動彈不得。將他從蜘蛛絲上解下,似乎受困了好一陣子的小蜥蜴便迫不及待地開始捕食路過的螞蟻,看來大概餓了很久了吧!

黃口攀蜥黃口攀蜥

黃口攀蜥

自然散步中所觀察到的物種無法一一用影像記錄下來,3次的造訪還有以下的遺珠尚未捕捉到牠們美麗的身影:臺灣粉蝶、水清粉蝶、大鳳蝶、流星蛺蝶、琉璃波紋小灰蝶、臺灣雙尾燕蝶、恆春小灰蝶、琉璃蛺蝶、姬小紋青斑蝶等,以及我仍然不熟悉的多種弄蝶。看來,還是得趁著天氣轉涼前,多找時間來走走囉!

本文同步刊登於:山林藪記

 

閱讀 2881 次數